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德兰博客

天主是爱的泉源!

 
 
 

日志

 
 

5月13日圣人  

2017-05-12 10:58:08|  分类: 【每日圣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花地玛圣母(Our Lady of Fatima

 

一九一七年五月十三日,在吞噬八百万人类生命的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第三年,在崇拜物质否认天主存在的毒焰从另一方面袭击着人类的时候,天主之母在葡萄牙的一个小城市花地玛,竟屈尊就卑降临人世,显现六次。显现给三个小孩子(其中方济各和雅琴达已列入真福品),通过他们做好最后的一次显现,让我们这个崇拜物质而被战争撕碎了的世界提高警惕。

 

「你们愿意把自己奉献给天主,接受他赏给你的一切苦难,为使罪人悔改,为赔补天主因罪恶所受的凌辱,为赔补童贞玛利亚无玷圣心所受的污辱吗?」「要热心念玫瑰经,为了世界和平,常常念,天天念。在十个『万福』和『光荣颂』之后,要加念:『吾主耶稣,请宽恕我们的罪过,助我们免地狱永火,求你把众人的灵魂,特别是那些需要你怜悯的灵魂,领到天国里去。』」

 

在十月十三日,圣母又说:「我是至圣玫瑰之後,我来是为叫全人类都做补赎,求天主宽恕他们的罪过。再不要犯罪了,特别是不洁的罪,这无数的罪恶已经使他够难受的了。」

 

 

 

圣玛利亚玛沙利罗(St. Mary Dominic Mazzarello)母佑会副会祖

 

家庭生活

 

早年生活

 

若瑟玛沙利罗(Joesph Mazzarello)与玛利亚卡尔诺(Maria Calcagno)这对虔诚夫妇居于意大利北部的摩尔尼斯(Mornese)。他们是朴实的农民和热心的基督徒,育有七名子女,长女玛利亚道明(Mary Dominic)生于一八三七年五月九日,并在同日受洗。玛利亚在乡村的宁静环境长大,获得父母悉心照料,遗传了父亲的精明及母亲的热诚、机智和活泼。她秉承父母的坚强信德,使生命丰盛,并把一切交给天主。她向父母学习教会要理,亦乐于让母亲牵着小手,伴随父母到圣堂去。玛利亚在年幼时已开始参加主日学及接受信仰培育,总能快捷清晰地回答神父的提问。她没有被班里的其他男孩子吓怕,更宣告说:「我不怕他们,我必打败他们。」结果,她付诸实行,赢得众人觊觎的头奖。

 

克服自恋

 

玛利亚的谦卑和高尚品德并非与生俱来。她须奋力在成圣的崎岖道路上迈进。举例说,每当遇上不如意的事情,她需要极力控制自己,才不会作出过激反应,但旁人不难察觉她面有怒意,并因压抑自己而全身发抖。玛利亚曾经很自负,总想尽显自己高挑的美态,喜欢仔细配搭衣服,也重视鞋面是否光亮。她并不认为办告解是轻松的事,曾长时间抗拒告解。然而,瞭解这个奇妙圣事的力量和功效后,她决定不计代价地彻底改过。

 

深爱耶稣

 

玛利亚约在十岁时初领圣体。从此,没有这生命之粮,她便无法生活。她每天徒步行走四十五分钟参与感恩祭和领圣体,风雨不改。为了不妨碍农田工作,她清早便起床前往圣堂,经常在圣堂开门前已经抵达,更曾在凌晨二时便到达了。她在一八四九年九月三十日领坚振。

 

少女时代的玛沙利罗活泼好动,坚决果断。无论在葡萄园或是家里,她都努力工作。安琪莉嘉科默修女(Sr. Angelica Como)说:「葡萄园的男人都不喜欢靠近她,以免显得不及她能干。」根据马利奥(Maglio)所述,他在葡萄园干活时,看见她常在休息期间跪下祈祷。她愿意以牺牲、弃绝和克尽本分的精神面对刻板疲累的工作。此外,她时刻力求与天主结合,摆脱世俗。她母亲见证说:「她年青时充满喜乐、活力和热诚,但很努力克制怒气。她很喜欢敬礼神工,远避世俗的消遣。」安琪拉玛沙利罗(Angela Mazzarello)忆述她在摩尔尼斯生活时,看见玛利亚每天都领圣体。她称讚玛利亚具有深度的神修和奉献精神,并说:「我从没有发现她任何缺点。反之,看见她和好友佩妮拉玛沙利罗(Petronilla Mazzarello)充满热诚,并听过她们的规劝后,我总是对朋友说,她俩将会成为圣人。」据说玛利亚像男人般工作,像天使般祈祷。佩妮拉说玛利亚有一次领圣体后,决志终身守贞。有时她无法亲身朝拜圣体,便从老远的农田赶来,聚集姊妹们到一扇朝向圣堂的窗旁祈祷。玛利亚渴望耶稣圣体,基督的苦难驱策她时刻行善。

 

无原罪圣母孝女会

 

发起人贝思诺神父

 

成立无原罪圣母孝女会的构思来自贝思诺神父(Fr. Dominic Pestarino)。他是摩尔尼斯人,生于一八一七年,于廿二岁晋铎后服务亚圭(Acqui)教区。贝思诺神父是位热心的神父,但于一八四九年遭革命党遣返家乡摩尔尼斯,担任年老本堂神父的助理。他发现当地几乎没有人恭敬天主,只有少数人领圣事,而且青年的行径实在是不知廉耻。他激发村民的虔敬和热诚,并竭力服务众人,尤其照顾青年。就以一件小事为例:在狂欢节的最后数天,他为免青年犯罪,邀请他们到堂区圣堂,自费为他们安排遊戏活动,带领他们唱歌,让他们演笑剧,提供茶点。他亦自费在另一所房子为女孩子安排类似的娱乐活动,由女教师安琪拉玛加诺(Angela Maccagno)负责照料。

 

一八六二年,贝思诺神父由亚圭乘火车前往亚历山大(Alessandria)途中,遇上同路的鲍思高神父。鲍圣邀请他探访华道谷的庆礼院。在华道谷逗留期间,这位摩尔尼斯神父看见许多勤奋工作的男青年,在充满信仰气氛的环境下喜乐地从事各种健康活动,留下深刻印象。他对鲍思高神父说:「让我跟随你吧。」鲍圣同意了。翌年,贝思诺神父宣发圣愿,但鲍圣希望他留在摩尔尼斯,因为当地需要他。他成为天主的工具,与鲍思高神父合作创立母佑会。自此,贝思诺神父出席所有慈幼会的院长会议。他卒于一八七四年,享年五十七岁。母佑会正搜集他的资料,希望为他展开列品程序。

 

玛利亚加入孝女会

 

一八五O年,年仅十八岁的玛加诺在贝思诺神父指导下,决定完全奉献给天主,同时在俗世生活,她找到一些与她志同道合的女青年,于一八五五年十二月九日成立无原罪圣母孝女会,而玛利亚玛沙利罗正是五位创会成员之一。这是一个在俗会,成员与家人同住或在俗世生活,但致力追求基督徒的成全,并为近人的得救热心工作,且必须按福音劝谕生活,实践神贫、服务和贞洁三德,以达致基督徒的成全,但毋须正式发愿。热心的副本堂贝思诺神父鼓励她们,并请玛加诺草拟会规,其后把会规送交天主忠仆若瑟弗雷迪(Joseph Frassinetti)。他是热那亚圣莎比娜修会(Prior of Santa Sabina Genoa)的会长,亦为着名神学家,愿意协助审阅及修订会规。一八五五年十一月廿一日,贝思诺神父取回经审订的会规。一八五七年五月二十日,亚圭的康特托主教(Bishop Modesto Contratto) 正式批准成立无原罪圣母孝女会。该会发展迅速,在一八六二年已遍佈意大利各省。当时玛利亚玛沙利罗年仅十八岁,是最年青的成员。

 

会规指出:「孝女会由渴望成圣的女青年组成。为了成圣,不仅要履行天主的法律,亦须实践福音劝谕。她们决志远避任何明知故犯的小罪,在良心事宜上完全服从神师,并在会规事宜上服务长上。成员实践神贫,舍弃她们在世上拥有的任何事物,为光荣天主及造福近人而善用任何资源。」这是一种毋须宣发圣愿的奉献生活。她们的工作包括照料贫穷的病人,在家里营造虔敬气氛,鼓励别人参与礼仪活动。她们亦照顾遭父母忽视的女孩,帮助她们勤领圣事和参加教理班,并在庆节照顾她们。

 

虽然玛利亚玛沙利罗不曾接受正规教育,只认识一些基本的信仰知识和基督徒本分,但她认为自己的使命是教导别人,为别人献出生命,并指导他们度圣善的生活。她加入无原罪圣母孝女会十六年。孝女会成员在每个主日聚会,按她们采纳的生活规范省察过去一周所犯的罪。佩妮拉玛沙利罗修女忆述,当她听到玛利亚告罪时,实在深受感动。她完全投入,且每次在聚会中发言,只是为了谦卑地自我谴责。有一次,她愁眉苦脸,悲伤地承认说:「我今天有十五分钟没有思慕天主。」在庆节举行的隆重感恩祭结束后,母亲们五人一组,与一位孝女会成员聚会。她们都喜欢选择玛利亚,因为她比其他人更能够激发她们对天主的爱,并鼓励她们履行基督徒本分。

 

照顾患病的叔叔和堂兄弟姊妹

 

一八六一至一八六二年期间,伤寒在亚历山大区肆虐。当年伤寒仍是不治之症,患者往往遭人遗弃不顾。玛沙利罗家族部分成员(若瑟的兄弟一家)亦成为疫症肆虐下的首批受害者,起初是妇女染病,其后是孩子;数日后,父亲和长子亦已垂危。贝思诺神父探访他们后,发现他们一家急需援助,便到那个父亲的兄弟若瑟家里,派当时廿三岁的玛利亚照顾他们。他对玛利亚说:「你叔叔家里有两个人快死了,你愿意帮帮他们吗?」玛利亚听了,沉默良久,她也感害怕,但最终说:「虽然我肯定自己也会染病,但只要父亲不反对,我就去吧。」她父亲是善良的基督徒,让玛利亚去了。她到叔叔家里,打扫清理,为他们预备食物和药品。可是,病人痊癒后,玛利亚却染上伤寒,很快变得消瘦苍白。医生以为她活不成了,但她死期未至,尚有许多工作待她完成。她祈求说:「我的天主,若你恩赐我多活数年,就让所有人都忘掉我,只有你记得我就够了。」不久,她康复过来,但无法回复昔日的体力,因为疾病严重损害了她原本壮健的体质。

 

蒙召成为教育家

 

创新的构想

 

她病癒后,已无法在农田工作,而逐渐形成一个构思:「何不学做裁缝?学成后,我可教年青女孩做裁缝,并向她们讲授教会的道理,帮助她们到天国。」这时,她在神视中看见一座高楼,有很多修女与女孩嬉戏,有一把清晰的声音说:「我把她们交讬给你。」她把这事告诉贝思诺神父,但他说:「这不过是你想像出来的!别放在心上,也别告诉任何人!」尽管神父的话使她气馁,但她越发惦念那些贫穷的女孩,希望造福她们。玛利亚将这想法告诉佩妮拉玛沙利罗,获得她和应,她更补充说:「可是,我们的宗旨是教她们认识和敬爱天主,造福她们让她们免受伤害。」数日后,她们获得贝思诺神父及父母的同意,模糊的构思逐渐落实。她们开始跟华伦亭坎皮(Valentine Campi)学习制衣,在六个月内学成。

 

贫苦女孩的裁缝店及收容所

 

玛利亚与佩妮拉学成后,于一九六二年六月在玛利亚的家开设一间小型裁缝店,并于翌年迁往玛加诺的家。玛利亚教导贫苦女孩裁剪、缝纫和修补衣物,不仅指导她们的手,也指导她们的心。她规劝她们说:「应让每一针成为敬爱天主的行动。」

 

她们在物色稳定的地点,希望投身社会服务,并以团体方式生活。一八六三年冬季的某天,孝女会成员刚返抵裁缝店,便听到有人叩门。开门一看,原来是个小贩带着两个小女孩,大的八岁,小的六岁。孝女会收留了她们。如此,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工场亦成为贫苦孩子的收容所。

 

其后,玛沙利罗为照顾女青年,离开家庭,独自生活。虽然她父亲也是虔诚的信友,但也感到不悦,因为她在家里仍可帮忙干活。然而,她已决定守贞侍奉天主,并考虑修道。不久,她们收留的孤女越来越多,玛利亚及佩妮拉须向邻居求助。两位玛沙利罗收容贫苦孤女的消息传开了,许多人向她们送上木柴、毛毯及小麦,亦有人把无家可归的孩子送来这里。她们很快便收容了七个孩子。玛利亚教她们要理和裁缝工艺。在开始工作前,她们都会诵念一遍圣母经。每当钟楼响起钟声,玛利亚就会对这些女孩说:「世上的一小时过去了,到天国去也近了一小时。」

 

女孩进入工场时,必须诵念:「愿耶稣居于我心,圣母玛利亚吾等之希望永受讚美……圣若瑟吾等之护佑永受讚美。」佳琳玛沙利罗(Catherine Mazzrello)亦是当时的学徒,她忆述这个庄严程序:「所有人进入裁缝工场时,必须说『早安,愿耶稣基督受讚美!』然后跪在圣母像前念一遍圣母经。」诵念玫瑰经时,玛利亚有时不用她们唸「圣母经」,改为「童贞玛利亚,基督之母,求助我等成圣」。

 

不久,玛利亚的姊妹斐丽清(Felicina)及其他女青年也加入这个组织,成立团体。玛利亚负责管理裁缝学校,历时十载。一八六七年,工场由玛加诺的家迁往贝思诺神父提供的房子,位于堂区圣堂的广场。女孩子们可在上课前及中午到圣堂朝拜圣体。玛利亚建议她们以圣母为洁德的模范。她每天向她们诵读一篇灵修读物,唱诵讚美诗,然后静默片刻。在工作时,每当钟声响起,她们都诵念「圣母经」,玛利亚也提醒她们:「世上的一小时过去了。」她坚定纠正她们,但很快回复从容和友善。每周六晚,她也劝导她们办告解,作为翌日领圣体的准备。玛利亚亦在每个主日出外寻找其他村女,逐渐发展为一间青年中心。在庆节时,这对好友聚集女孩,带领她们参加教会活动,让她们快乐地遊戏和散步。玛利亚劝告她们,无论身在何方,亦应行为端正。她有时在摩尔尼斯的祭衣房聚集她们,举行神修短讲,亦教导她们奉献给无原罪圣母。贝思诺神父亦会前来训勉她们。

 

天主让祂的忠仆经历痛苦的磨难。玛利亚最艰苦的考验,就是有些人开始诋毁她。「真看不过她那副装腔作势的模样!」她们说:「她老是犯规。这种女孩离家后,还管起宿舍来!她迟早就要管遍摩尔尼斯每一个人,甚至贝思诺神父也要听命于她!」情况越来越坏,以致贝思诺神父亦请玛利亚回家,由佩妮拉照顾女孩。然而,风暴在一个月后平息了,玛利亚终可重返工场。

 

翌年,团体和平地分为两组,那些愿意与玛利亚和佩妮拉一起在团体生活的人,住进一所由贝思诺神父提供的房子里。这所房子位于堂区圣堂附近,设备较好,她们仍然称为「无原罪圣母孝女会」。另一组的成员包括安琪拉玛加诺,选择留在家里,其后组成「新吴甦乐会」(New Ursulines)。

 

秉持鲍思高神父的精神

 

初遇鲍圣

 

一八六四年十月七日,正值秋季,鲍思高神父与一群男青年(包括贾烈劳)外遊,在晚上抵达摩尔尼斯,获得村民、本堂瓦雷神父(Fr. Valle)、贝思诺神父及民政官员热烈欢迎,更安排了乐队演奏。鲍思高神父经过时,许多人跪在地上请他降福,他们进入圣堂举行圣体降福,然后共晋晚餐,举行演唱会、巡遊及轻松活泼的音乐表演。玛沙利罗久仰鲍思高神父的大名,完全被他吸引。她挤到人群前方,坐在老少男丁当中,聆听鲍思高神父讲话,尤其是他的「晚训」。有人责备她有失体面,但她答说:「鲍思高神父是位圣人,我可以感觉到。」最后,鲍思高神父说:「我们全都累了。我的孩子们需要好好休息。明天我们再谈吧!」

 

在鲍思高神父离开摩尔尼斯前,贝思诺神父请他与「无原罪圣母孝女会」的成员会面。她们聚集一起祈祷,玛沙利罗亦在场。她的言行举止及十五位成员的服务精神使鲍思高神父留下深刻印象。贝思诺神父向他介绍玛利亚为裁缝部的监督。她跪下来,请鲍思高神父降福她和整个团体。鲍思高神父注意到她的内敛、虔敬和德行,且预见她们的前景。他简结地训勉她们,敦促她们持守所选的生活及实践德行。鲍圣在摩尔尼斯共逗留了五天。

 

标志鲍思高神父对玛利亚进教之佑的敬爱

 

鲍圣的犹豫与决心

 

早在一八四六年,鲍思高神父便梦见杜林圣方济沙雷青年中心的大门矗立着两根巨柱,上面刻有「Hinc inde gloria mea」,意即「斯乃馀宫室,我荣自兹生」(BM II, 318)。显然,这是成立慈幼会姊妹修会的第一个暗示。鲍思高神父曾于一八六二年梦见巴罗洛侯爵夫人,问她说:「难道主降临人世,不是为拯救男女青年吗?……因此,我必须确保他的血不会为两者白流。」(BM VII, 128-29)一八六九年,鲍思高神父对议会说:「若我随从自己的意向,就不会从事这种使徒工作,但是可敬之士不断提出请求,若不认真考虑此事,恐怕会妨碍天主的计划。」(BM X,261)。一八七一年的圣母月结束时,鲍圣就服务女青年的建议谘询议会。最后,他总结说:「好了,我们现在可以肯定,天主愿意我们同时照顾男青年和女青年。」(BM X, 263)。教宗真福碧岳九世对鲍思高神父说:「我考虑过你的计划,看来既可彰显天主的光荣,亦对人灵有助益。我认为修女会的主要宗旨应为服务女青年,就像慈幼会会士服务男青年一样。」(BM X, 265

 

鲍思高神父表示,新修会应称为「圣母进教之佑孝女会」(译按:中文简称为「母佑会」),因为「圣母赐予他特恩,他愿意藉这个修会标志他对圣母永远感恩。」(BM X, 265)他认为在一八六四年到摩尔尼斯,并在当地遇见玛利亚和她的夥伴,都是天主上智的安排,亦希望玛利亚和她的夥伴成为新修会的核心成员。鲍思高神父深信,他已找到一直寻找的,绝不会错过玛利亚和这个团体。在适当时候,他透过贝思诺神父向她们表达意愿。

 

过了一段日子,鲍思高神父召叫贝思诺神父,向他讲述这个计划。贝思诺神父顺从接受。会面后,贝思诺神父立即写下报告,其中写:「鲍思高神父阐述说,他渴望平民家庭的女儿可接受基督徒教育,并指摩尔尼斯是最合适的地方。无原罪圣母孝女会成立后,那些蒙召离开世俗、共同生活的人成为新修会的首批成员。」塞鲁堤(Cerruti)忆述,鲍思高神父希望这个修会存留下去,作为对圣母永远的感恩。

 

贝思诺神父起初感到不安,因为他遇到两个难题:这批女青年全是良善的基督徒,但她们都不是修女。此外,鲍思高神父打算把高区(Borgo Alto)一所校舍交给她们,作为母佑会的首间会院。村民兴建校舍时,原意是用作开办男校。改变校舍用途将惹起严重不满。可是,鲍思高神父已决意如此。

 

佩妮拉修女多年后回忆往事说:「贝思诺神父询问玛利亚、无原罪圣母孝女会的其他成员和我,我们都准备加入鲍思高神父打算成立的修会,度修道生活。」玛沙利罗非常高兴,不仅立即接纳建议,还游说团体大部分成员奉献自己,接受鲍思高神父的指导,献身于贫苦女孩的基督徒教育工作。佩妮拉是在很久以后才接受鲍思高神父的邀请。后来,另有两名成员请求玛利亚和佩妮拉让她们加入,亦获贝思诺神父接纳。如此,团体成立了。她们教导村内的女孩缝纫,并担任七个小孩的母亲,与这些孩子共同生活。

 

团体生活

 

经过数年的祈祷、考虑及谘询后,鲍思高神父终于认真考虑成立服务女青年的女修会,就像他的神子服务男青年一样。他看中了纯朴的「摩尔尼斯孝女会」,并在一八六九年三月低调地把生活日程及会规交给玛利亚及佩妮拉,希望以有规律的方式成立修会和展开工作。一八七O年五月,鲍思高神父与雅各伯科斯纳神父(Fr. James Costamagna)到摩尔尼斯参加贝思诺神父的侄儿,若瑟贝思诺神父(Fr. Joseph Pestarino)的首祭,在那里逗留了三天。鲍思高神父藉此机会稍事休息。由于不习惯无所事事,因此他亦视察无原罪圣母孝女会的团体生活,观察她们是否有效实践他的劝告」(BM X, 259)。结果,他非常满意。

 

鲍思高神父的手原稿经已遗失,但佩妮拉修女仍可概述如下:「根据生活日程,除了工作外,我们须每天清早到堂区圣堂参与感恩祭,进行半小时至四十五分钟的个人祈祷,按时用膳及消遣,下午阅读灵修读物,入夜则诵念玫瑰经和唱圣歌。其后,她们经常到堂区圣堂与村民一同举行晚祷,就寝前在床边诵念七遍圣母经,纪念圣母七苦。」

 

「会规亦包括这些建议:时常觉察天主的临在,常念短诵,保持温良、忍耐及和善;注意监管女孩子的言行,让她们保持忙碌,训练她们养成纯朴、诚恳及虔敬的生活态度。」(BM X, 259

 

鲍思高神父按照圣亚纳女修会的会宪为新成立的女修会草拟会规。会规第一条是:「母佑会的宗旨是追求个人成圣,并共同为近人的神益服务,尤其透过为劳动阶层的女孩提供道德和信仰培育。」(BM X, 267

 

鲍思高神父修订会宪,加以增补和审阅,感到满意后才交给主教审批,终于在一八七六年一月廿三日获得批准(参阅XI, 341)。科斯纳神父提醒众修女,鲍思高神父在会宪获批准后这样说:「我向你们保证,若你们保持纯朴贫穷,实践克己,你们的修会将有光明的前途。」(BM XI, 314

 

校舍改为会院

 

当时,摩尔尼斯村民正在高区兴建男校。在那个时代,很少女孩子上学读书。鲍思高神父曾答应,在校舍建成后,他会派出慈幼会会士到此地开办男校。全体村民都出钱出力,参与兴建工作。

 

一八七二年五月廿三日,女修会首个团体迁到摩尔尼斯的高区校舍,村民非常失望,极力反对,因为他们的原意是兴建男校而非修女会院。莫朗浮尔兹(Morand Wirth)写道:「村民提出抗议,感到被骗了。因此,母佑会是在误解和敌意的气氛下开始的。」有些村民甚至以暴力反抗。修女的父母也遭人非议,因此在街上遇见女儿也会责难她们。此外,她们还要面对资源贫乏的难题。许多修女也是用绳子綑着木块当作枕头,把软垫让给孩子。虽然玛沙利罗反对较年青的修女作此克己,但无法坚持阻止,因为她是首先想出此法的。

 

母佑会成立

 

一八七二年八月五日,在鲍思高神父见证下,首批共十五名修女领受会衣,其中十一位亦宣发初愿。亚圭主教若瑟斯德拉蒙席(Mgr. Joseph Sciandra)主持仪式,降福她们、授予会衣及接纳她们宣发圣愿,成为母佑会首批成员,其中包括玛利亚玛沙利罗。仪式完结后,鲍思高神父对她们说:「我瞭解你们的痛苦,因为大家都在迫害你们,离弃你们……圣方济亚西西亦曾遭父亲深深伤害,比你们更加痛苦……圣经提及一种细小的植物甘松。你们诵读圣母小日课时念:「我的甘松(译按:思高译本为『香膏』)已放出清香。」(歌111)你们可知道,甘松如何才会散发清香吗?只有被刴碎后,甘松才会发出香气……我的女儿,若世界现在折磨你们,不要难过。鼓起勇气,保持喜乐吧!只有这样,你们才可履行新的使命。」(BM X, 276

 

模范院长

 

一八七二年一月廿九日,无原罪圣母孝女会的廿七位成员已如鲍思高神父所愿,组成一个修道团体。贝思诺神父召集她们推选首任院长。玛利亚玛沙利罗获得廿一票。她大惊失色,请她们另选贤能,但她们坚持由玛利亚出任。于是,贝思诺神父决定交由鲍思高神父定夺。玛利亚稍为放心,认为鲍思高神父知道她能力有限,必会免去她这项重任。然而,鲍圣知道她具备深度灵修和管理能力,因此确定由她出任院长,使她大失所望,但她仍服从创办人的意愿,出任副院长,并在一八七四年起出任总会长。她热爱圣母,称圣母进教之佑为院长,而自己只是卑微的副手,所以自认是副院长。她亦派遣修女到比哀蒙和法国会院,以及美国的传教区,并对她们说:「谨记圣母才是总监。」

 

虽然身为院长,但她总不勉强别人,亦顺从鲍思高神父的意愿行事。由玛沙利罗取录加入修会的玛利金特修女(Sr. Mary Genta)谈论她时说:「她有条不紊、公正无私地履行院长职务,致力认识各成员的长处和才能,绝不勉强她们违反本意,但亦确保各成员尽忠职守、履行本份。玛利亚温柔和善地纠正她们,不会严词厉色。」于一八七六年加入修会的安莉卡特西奥修女(Sr. Enrica Telesio)说:「她像慈母般履行院长的职务。她性格坚决,绝不软弱,说话充满力量,总能劝服所有修女服从她,使服从不再沉重。」

 

由于具备超卓的直觉,玛利亚玛沙利罗能够使所有接触她的人更接近天主,更渴望奉行祂的圣意。有一次,玛利亚想派约瑟芬帕克道修女(Sr. Josephine Pacotto)到阿拉西奥(Alassio)出任院长,因此在举行竞赛遊戏时问她:「你可以帮帮忙吗?」她答说:「我必全力以赴。」于是玛利亚委派她这个新职务。约瑟芬修女尚未答复,玛利亚便说:「天主在那里等你。祂必会帮助你,保持喜乐吧。」于是,她们继续参加热闹欢乐的遊戏节目,使约瑟芬修女放下所有忧虑,以全然纯朴的心交付给天主的旨意。

 

玛利亚玛沙利罗的坚强意志总是伴随慈母情怀,为追求美善而付出一切。她总是说:「我们没有完美无瑕的修女,但我们绝不允许她们放纵自己的缺点。」虽然身为总会长,但她平易近人。鲍思高神父的侄女欧莉亚鲍思高修女(Mother Eulalia Bosco)说:「我曾多次看见这位天主忠仆虽然身为总会长,但从事卑微的工作,例如在厨房清洁打扫等。我也记得我们有时散步到罗夫鲁河(Rovero)途中,看见她牵着驴子,把清洗过的亚麻布带返修院。如果负责清洗亚麻布的女孩没空处理,她便会代劳。遇见她时,她总会止步与我们攀谈。她时常慈爱地悉心扶助年幼的女孩。曾有一个小女孩的脚上长了冻疮,没有脱鞋子就上床睡觉了。玛沙利罗取了一些温水、纱布及棉花走到女孩身旁,低声对她说:『让我看看你的脚吧。别怕,不会弄痛你的。』」

 

玛沙利罗继续「勤奋工作、牺牲自我。当时房舍尚未完工,她整天帮忙砌砖,或干其他活儿。她坚持承担这些艰难的工作,以言行鼓励其他修女……她愉快地树立善表,使最痛苦的牺牲亦带有甘饴和喜乐,鼓舞我们所有人渴望承受更大的痛苦。」(BM X, 272

 

刻苦喜乐的团体生活

 

玛利亚的姊妹斐丽清玛沙利罗(Felicina Mazzarello)这样忆述初期修女的生活:「小团体缺乏生活必须品,甚至平民日常食用的玉米粥也没有;有了玉米,又没有煮食用的木柴。这时,玛利亚便带着一个女孩,到森林收集木柴,然后揹着木柴回来,用作煮玉米粥。煮好后,她便把玉米粥端到庭院,放在空地上,邀请所有修女大快朵颐。我们没有碗碟餐具,但大家都很开胃,笑声不绝。」

 

玛沙利罗修女不会错过任何克己的机会,且伴随爱德行动,例如代替别人作额外的工作,或分施自己的食物。院长喜见团体充满神贫精神。一次,她前往探访一间贫困的小会院。会院内没有傢俱,甚至没有备用床垫,但她深感喜悦。她宁愿在椅上睡觉,也不愿使用修女专诚为她准备的小床垫。

 

某天清早,玛沙利罗修女在摩尔尼斯会院召集所有修女,对她们说:「我要告诉你们一件使我十分难过的事……会院内一片面包也没有了!」她们便一起到堤比奥山(Mt. Tobio)的森林采摘栗子。她们经常以自己的贫困开玩笑,餐桌旁绝无沉闷时刻。

 

鲍思高神父尝试抑制她们的热诚

 

「会院奉行最刻苦的贫穷生活,看见这些修女热爱神贫而甘愿作出牺牲,并喜乐地接受各种困苦,实在使人感动和鼓舞。然而,鲍思高神父认为应该稍为抑制她们的热诚,因此写信给院长,建议她们多吃一点,保持健康,这样较为明智。如果她们继续吃那些粗食作早餐,胃部早晚会受损。院长总是渴望奉行鲍思高神父的意愿……但她恐怕以后将有更多削弱她们精神的要求。」( BM XI, 335 ) 因此,她谘询其他修女后,写信给鲍思高神父。鲍圣对修女们的善意感到安慰,但仍希望她们在早餐时喝点咖啡和鲜奶。玛沙利罗修女单纯地叹道:「为取悦鲍思高神父,我们吃鸡也可以。」(BM XI, 336

 

家庭精神

 

鲍思高神父辖下的会院充满家庭精神,而这种家庭精神亦可见于母佑会的团体。她们全体上下充满爱德精神,无忧无虑,满怀喜乐。多年后,艾美莉莫斯卡修女(Sr. Emilia Mosca)在偏远的传教区,如此记述她与玛沙利罗修女的生活:「你让我们品嚐天堂的甘饴。除了在天上,没有比这更甘饴的喜乐!」

 

部分修女被调派到其他会院时,因为要离开院长而极为难过,辞别的场面非常感人。年青的罗莎丽雅贝思诺修女(Sr. Rosalia Pestarino)离开院长时悲伤得昏倒了。虽然玛沙利罗修女在旁扶着她,也无法抚平离别的伤痛。一次,玛沙利罗为几位调往波地吉拉(Bordighera)的修女送行,与她们走了一段很远的路程后,一起诵念「圣母经」,方才道别。

 

安琪拉蒲切底修女(Sr. Angela Buzetti)这样概述她自一八七七年以来对玛沙利罗修女的印象:「她像圣人般履行职务,全心追求个人和其他修女的成圣,热心照顾女孩,亦激发其他修女这种热诚。」恩莉达索尔邦修女(Sr. Encrichetta Sorbone)说:「玛沙利罗修女极为精明,既有慈母情怀,亦具备管理才能,而且可敬、积极、警醒、慈祥。她严格对待我们,但由衷爱我们,是真正的属灵母亲。她拥具有一些特质,我不懂那是甚麼,但使我们不由得积极行善、履行本分、作出牺牲及敬爱天主。院长诚挚温柔,不会浮夸,而且心细如尘,按所得的资源照顾我们的身体和精神需要。」

 

贾烈劳枢机亦见证说:「她是各方面的先驱,不论是渴望成圣,或是热爱贫穷、牺牲、工作、祈祷,尤其是谦逊、爱德及履行信仰本分。我敢说,我从没有发现她在实践德行时有所缺失、不足或松懈,片刻也没有,她的言行也没有流露怀疑、鲁莽、愤怒、性急和软弱。」

 

发展

 

── 一八七四年三月:若望贾烈劳神父获委任为母佑会的总神师。

 

── 一八七四年十月:雅各伯科斯纳神父获委任为摩尔尼斯会院的神师,接替于一八七四年五月逝世的贝思诺神父。

 

── 一八七四年十月:母佑会首间会院于圣马丁亚历山大村成立。

 

── 一八七五年八月廿八日:玛沙利罗修女与首批母佑会修女宣发永愿。

 

── 一八七六年一月廿三日:会宪获批准。

 

── 一八七六年三月廿九日:华道谷—杜林会院启用。

 

── 一八七七年九月一日:意大利境外首间会院成立,位于法国尼斯。

 

── 一八七七年十一月十四日:首批传教修女到南美洲乌拉圭。

 

── 一八七九年二月四日:母院由摩尔尼斯迁至尼萨蒙发勒都。

 

最后阶段

 

健康衰退

 

玛利亚玛沙利罗一向健康欠佳,但约在一八八O年,其他修女发现她的身体状况严重衰退。一八八一年,她出现新的症状,她的属灵女儿都很忧心。有人提醒她应多照顾自己的身体,但她答说:「修会已经扩展到其他地方了,还要我这种无知的会长干麼?我死去是好事,也是必须的……为了修会,我已把自己献给上主作为祭品……祭台已准备就绪,只待祭献完成。」约瑟芬修女就此事询问鲍思高神父,他答说:「天主已悦纳这祭品。」

 

伴随传教修女到马赛

 

母佑会第三批传教修女辞行时,玛沙利罗的病况更加严重了。然而,她仍为她们送行,先在一八八一年一月二十日抵达杜林,在圣母进教之佑大殿与慈幼会传教士一起参加盛大的送别仪式。虽然身体不适,她仍送行到桑皮尔达雷纳(Sampierdarena),然后到马赛,但由于轮船误期,她要在马赛逗留数天。这次旅程是她进入永生的序幕。鲍思高神父亦在二月六日抵达马赛。她们起行时,她给她们简短的训话,亦是她一生的写照:「要不断与自恋和骄傲战斗,保持谦卑、虔敬和纯朴的精神。」在登船前,她逐一拥抱各人。

 

此后,鲍思高神父见过她两次,并请她到圣赛尔(Saint Cyr)。经当地医生诊断后,发现她患上严重的胸膜炎,须接受为期四十日的治疗。她只希望早点返回尼萨,在她的众多女儿陪伴下离世。她问鲍思高神父:「我会好过来吗?」鲍圣没有直接回答她,却跟她说了一个故事:「死亡」进入一间修院,找不到愿意跟他离开的修女,于是命令院长说:「跟我走!」她起程返回尼萨蒙发辣都,途中在纳瓦拉(Navarre)、尼萨玛尔(Nizza Mare)、波地吉拉和阿拉西奥停留休息,最终在三月廿八日返抵尼萨会院。团体颂唱《谢主辞》欢迎她归来。

 

与世长辞

 

玛沙利罗修女返回尼萨后,如常生活,按时参加团体活动,继续工作,但很快又臥病在床她在疾病中,把自己完全交付给天主的圣意,充满平安和喜乐。多次有人听到她说:「我愿敬爱圣母,我愿全心爱她……敬爱圣母的人真有福。」她也说:「在这世上,不论发生任何事,我们也不要太高兴,也别过份忧愁。我们在天主圣父的手中,应时刻奉行祂的圣意……耶稣,请赐我受更多苦,我愿爱你,由现今直到永远。」她请求其他修女围绕在病床边,对她们说:「你们要彼此相爱,实行真正的谦逊和服从……你们已舍弃世俗,因此不要在修院内创造另一个世俗。你们应反省,当初为何要加入修会。」她平安地等待离世的时刻。她对其他修女说:「我们唱歌吧!」她聚集仅餘的气力吟咏:「敬爱圣母者,真有福!」她最后一句话,就是对贾烈劳神父说:「我们在天堂再会吧。」然后续说:「耶稣,玛利亚,若瑟。」一八八一年五月十四日凌晨四时正,玛沙利罗在母院蒙主宠召。如她所愿,她在星期六辞世,享年四十四岁。

 

她身故时,修会共设有廿七间会院,位于意大利、法国、阿根庭及乌拉圭。修女、初学生和望会生合共二百人,人才济济,前程似锦。

 

光荣列品

 

一九一一年六月廿三日,教会展开玛沙利罗的列品程序。调查完成后,碧岳十一世于一九三六年五月三日宣告列她为可敬者,授予她「共同创办人」的荣衔。当时,碧岳十一世形容她是「非常简单的人物,但有很多特点,具备独一无二的素质」。玛沙利罗于一九三八年十一月二十日获这位教宗列为「真福」,并于一九五一年六月廿四日获碧岳十二世列入圣品。她的遗体安放于杜林圣母进教之佑大殿受人瞻仰。她的瞻礼日是五月十三日。

 

 

 

圣女格里撒肋(St. Glyceria)童贞殉道

 

圣女格里撒肋是波罗本弟人,二世纪末(一七七年左右)为主致命。相传她的父亲是高级官吏。圣女当众承认自己是教徒,总督命她向周比特神献祭。格里撒肋把神像拿下来,打得粉碎。总督下令把她的头发吊起来,用铁鞭笞打,又断绝她的饮食,她的头发被刑吏拔光。圣女忠贞不屈,为主致命。

 

 

 

圣墨瑟(St. Mucius)殉道

 

圣墨瑟是一位司铎,在马其顿传教。戴克里先皇帝发动教难时期,遭官厅逮捕,被判用烈火焚烧,可是墨瑟在火焰中毫发无损。解到竞技场,供野兽吞噬,野兽掉头不顾。后来解往君士坦丁堡斩首致命。时在三O四年。

 

 

 

圣塞华休(St. Servatius)东谷主教

 

圣塞华休原籍亚美尼亚,任东谷主教。圣亚大纳削因反对亚略异端,横遭放逐,圣人招待他食宿。沙田加教务会议中,圣人拥护正统教义,并为亚大纳削辩护。

 

三八四年,塞华休预言匈奴人将入侵高卢。他立刻守斋祈祷,往罗马朝圣,求圣伯多禄及圣保禄两位宗徒代祷,保佑高卢免受兵灾。罗马朝圣回来,患病身死。七年后,匈奴人大举入侵高卢,杀人如麻,十室九空,塞华休的预言完全应验。

 

中古时代,荷兰等地,圣塞华休的敬礼非常流行。他的遗骨保藏在梅特利圣堂内。塞华休的权杖、酒杯和银钥匙也都供列在这堂内,钥匙是教宗所赠,上面嵌有圣伯多禄宗徒所佩戴铁链的碎片,酒杯相传是天神送给塞华休的。

 

 

 

圣若望「沉默者」(St. John the Silent

 

圣若望是亚美尼亚人,一般人见他沉默寡言,一天到晚都在默想祈祷,所以称他为「沉默者」。

 

若望十八岁时,父母相继去世,他便召集十位修士,一同隐居修道,一部分时间工作,一部分时间祈祷。

 

巴斯德总主教见若望才德双全,祝圣为高禄尼亚主教,那时他还只有廿八岁。

 

若望执行了九年的主教圣职,热心训诲信友,解衣推食,救济贫民,而且勤操苦行,如同过去一般。

 

由于爱好清静的生活,他在九年后辞职,到耶路撒冷去。那时,他对自己今后修道的地点,还没有决定。有一天夜里,当他正在念经祈祷时,房间里突然出现一个光明的十字架,有一个声音对他说:「你若欲得救,就跟随这十字架走吧。」若望真的跟着十字架向前走,不觉来到了圣撒巴斯的修院,那修院里共有一百五十位修士。

 

若望便申请入院修道。圣撒巴斯为了考验他的志愿,便命他操杂务;每天挑着提桶打水,搬运石块。若望工作时,非常愉快。他一面工作,一面默想,可是口里从不说一句话。

 

圣撒巴斯见他修道的志愿很坚决,调他任宾客招待员。若望把每一个宾客,都看作吾主耶稣的替身,殷勤招待。

 

经过了一连串的考验,圣撒巴斯断定若望很堪造就,便准他住在一间小屋独修。若望每星期有五天,一人独住在屋里默想祈祷;星期六星期日两天,他到圣堂,和其他修士共同参加集体的敬礼。三年后,若望任修院的总管,处理一切繁琐的杂务,可是他不被外界事物所纷扰,一面料理杂务,一面与天主密契神缔。

 

又过了四年,圣撒巴斯觉得若望的才德,堪任司铎圣职,便带他到耶路撒冷,谒见宗主教厄利叟。到了主教府,若望对宗主教说:「我有一件事,想同你谈一下。谈了以后,你再决定,我是否可以领受铎品。」若望请宗主教宣誓,保守秘密,就对他说道:「我以前已经祝圣为主教了。」厄利叟大惊,叫撒巴斯过来,说道:「这人把一件秘密告诉给我听,所以我现在不能赋与神品给他。」撒巴斯懊丧,心里觉得很难受,以为若望一定犯过严重的大罪,他便恳求天主把这闷胡芦打破。天主把真情启示给他,同时命他不可转告别人知道。

 

五O三年,圣撒巴斯离开修院。若望也到附近旷野独修了六年。撒巴斯一回到修院,若望也回来了,度了四十年的隐修生活。

 

圣若望虽然酷爱沉默,不喜与世人交谈,可是常有人来请他指示灵修事务。为了帮助众人修德行善,若望不能不克制自己,接见来访的宾客,解答灵修问题。

 

为若望作传记的济利禄自述:他青年时,请若望指示应入那座修院。若望嘱他入圣欧弟慕修院。他不听,到别的修院去。可是一到那里,就生重病;睡梦中,获得若望启示:嘱他从速到圣欧弟慕修院去。第二天早晨,病就好了,他遵命入了圣欧弟慕修院。

 

若望以言语和善表,引导许多人接近天主,修务圣德。五五八年,与世长辞,享寿一O四岁。总计他一生,度了七十六年的隐修生活,执行了九年的主教圣职。

 

 

 

圣爱公华(St. Erconwald)伦敦主教

 

圣爱公华是东英格兰王子亚诺的儿子,他离开本乡,到东撒克逊建造了男女修院各一座,女修院院长是他的妹妹圣女爱珊布加,男修院院长一职,由圣人自己担任。

 

六七五年,爱公华由圣刁多禄祝圣为伦敦主教,治理教务,功绩彪炳。六八六年逝世,生前死后,显有神蹟甚多。

 

 

 

圣欧第满(St. Euthymius the Enlightener) 院长

 

圣欧弟满是依伯利亚人。他跟随父亲圣若望到爱托斯山建造了有名的依维隆修院。一OO二年,圣若望去世,由欧第满继任院长。

 

在欧第满的英明领导下,院务一天比一天发达。许多青年从巴勒斯坦、亚美尼亚和依伯利亚来入依维隆修院。欧第满注重以善表薰陶修士。

 

欧第满致力翻译圣书,由希腊文译成依伯利亚文。他的译着共有六十种之多,包括圣经注疏,圣巴西略、圣若望达玛稣、圣若望加西盎、圣大额我略的着作。

 

欧第满执行了十四年的院长职务,提出辞职,专心着作。

 

圣欧第满于一O二八年五月十三日逝世。

 

 

 

圣伯多禄李加拉多(St. Peter Regalatus

 

圣伯多禄李加拉多原籍西班牙,出身贵族,幼年丧父。年十三岁,征得母亲同意,入方济各会修道。

 

过了一个时期,他申请调往另一分院。这分院的规则非常严厉。伯多禄在修院里,勤操苦行,勤务祈祷,常有神魂超拔,身体提升空中的景象。他后来升任该分院院长。一四五六年三月三十日安逝,享寿六十六岁。

 

 

 

圣福尼(St. Andrew Hubert Fournet)苦架之女会副会祖

 

一七五二年,福尼生于法国马意爱城,家道富有,母亲很热心,常常给小福尼讲司铎圣职的尊贵,勉励他日后也能作一位神父。可是福尼稚气未脱,只知嬉戏作乐。有一本教科书,是福尼童年时读的,后来由教会保藏,当作纪念物。那本书上,歪歪斜斜地写着几行字:「这本书是我的,我的名字叫福尼,是一个好孩子,可是我将来一定不会做神父或修士。」

 

福尼在学校里是一个顽皮的孩子,一天到晚玩耍,不喜欢读书。有一次离家私逃,被家人找回来,重重地打了一顿。长大后,到波帝爱高级学校读哲学法律,可是一点也没有学到甚麼。他母亲给他找到了一个书记的职位,终因他书法拙劣,被主人解僱。母亲没有办法,就把他送到舅父那里去,希望他改变一下环境。那舅父是一位司铎,在一个荒僻的树林任本堂司铎。这次离家远行,是福尼生命上的转捩点。

 

那舅父是一位很有贤德的人,他详细分析了福尼的心理,恩威兼施,把顽劣而不堪造就的福尼彻底改造,成为一个好学、有志上进的优秀青年。福尼研究神学,领受铎品,襄助舅父治理教务。数年后,教会当局派他回乡,任马意爱本堂司铎,乐善好施,解衣推食,待穷人如亲生子女。全城的信友都非常敬重他,教务一天比一天发达。

 

好景不常,革命爆发,宁静的马意爱发生纷扰。福尼不肯宣誓,被迫离任,度流浪的生活。他常冒着生命危险乔装改扮,在树林里、在农家的粮仓里或在其他秘密处所出现,慰勉信友,举行弥撒,给信友行圣事。这样昼伏夜出,和警务机关展开捉迷藏式的遊戏。后来,奉主教之命,到西班牙暂避。过了五年,福尼决定捲土重来,常驻堂区;这当然是很危险的,他几乎常有被捕的可能。有一次,他在农家烤火,警察突然赶到,农妇很有急智,重重地打了他一下巴掌,骂道:「你这懒东西,还不快些到外面看羊。」这样很巧妙地瞒过了警察的耳目。事后,福尼打趣道:「那妇人打得太重了,我眼里火星直冒,几乎昏晕过去。」又有一次,福尼得知警察快要到门口,便直僵僵地躺在地上,假装死尸,身上盖了一块殓布,四周供了几支蜡烛,几个妇人喃喃念炼灵经。

 

拿破崙登极,教会稍获喘息,福尼公然接管堂区教务,致力讲道训人。他最得力的助手是圣女依撒伯尔皮却。在福尼的辅导下,依撒伯尔创建了一座女修会,专以教育儿童、看护病人、救济穷人为宗旨。这修会取名「苦架之女会」,会规由福尼起草。

 

到了六十八岁那年,福尼体弱多病,辞去本堂司铎职务,专心辅导他创办的新修会。有一天,修院食粮告罄,福尼祈祷后,粮仓里突然有麦粒湧现。

 

福尼于一八三四年五月十三日逝世。一九三三年六月四日荣列圣品。

 

 

 

福女依美达(Bl. Imelda)童贞

 

福女依美达是洛伦日人,自幼热心敬主,爱好祈祷。她在家里布置了一间小堂,饰以鲜花,常往那里默想念经。九岁时,依美达要求入多明我女修院读书,准备接受修女的训练。

 

依美达特别恭敬耶稣圣体圣事。她唯一的愿望,是领吾主耶稣的圣体。可是依照当时习惯,儿童年满十二岁,才能领圣体。

 

一三三三年耶稣升天瞻礼,依美达和修女们在圣堂望弥撒。人人都领了圣体,只有依美达一人向隅。她心里非常难受。她对圣体柜跪着,佷热心地念经。望完了弥撒,修女们正在离开圣堂时,突然看见有圣体高悬空中,停留在依美达的头上。她们连忙通知神父,神父用圣盘把圣体恭敬地接过来。

 

神父见了这奇蹟,便送圣体给依美达领,这是她初次领圣体,也是最后一次领圣体,福女领完了圣体,倒在地上,人们把她扶起来,已经气绝了。

 

 

 

福女儒利安(Bl. Julian of Norwich)童贞

 

福女儒利安是英国诺未奇人,独居隐修,圣德卓越。

 

儒利安恳求天主赏赐三件恩典给她。第一件恩典是让她更充分地认识基督的苦难;第二件恩典是赏赐她生一场重病,让她以后更加轻视世物;第三件恩典是赏赐她身上常有三种「创伤」。

 

儒利安在三十岁那年(一三七三年),真的生了一场重病,群医束手无策。第四天,领了终傅圣事,到了第七天,气息奄奄,她的双目还是注视着苦像。突然间,她的病完全好了。过了不久,她获赐神视共十五次之多,每次神视中,获睹耶稣受难的各幕情景。儒利安看了,心里非常愉快,神乐融融。可是她对每一幕苦难的意义,还是不明瞭,屡次求天主解释。十五年后,她听到一个神秘的声音对她说道:「你要知道耶稣苦难的意义吗?全部苦难都包括在一个『爱』字里面。你应当把这个字常记在心,你的思言行为,都应以『爱』为出发点。」

 

儒利安虽是一位隐修女,可是依照会规,她能隔着窗子向来访的客人谈话,所以有许多神职人员和世俗信友,纷纷到诺未奇来,谒见儒利安,请她解答灵修问题。她用英文着述了一本灵修书,在英文的宗教书籍中,确是数一数二的。

 

儒利安于一四二三年逝世,享寿七十岁(按儒利安列真福品案,至今尚未正式批准)。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