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德兰博客

天主是爱的泉源!

 
 
 

日志

 
 

丙年常年期第三十主日证道  

2016-10-20 12:46:53|  分类: 【主日证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丙年常年期第三十主日证道

 

法利塞人与税吏祈祷的比喻

房志荣神父 

是耶稣会士

默想:

本主日的路加福音18:9-14有两个特点,一是结束了路加的长篇旅行报导:由加里肋亚,经撒玛黎雅,到达犹大边境(路9:51-18:14)。二是连同上个主日的福音,说出了祈祷的两个要诀:恒心(上个主日的寡妇)与谦卑(本主日的税吏)。耶稣讲的这些比喻,常有许多细节,又生动活泼,值得欣赏。上周的不义法官和穷寡妇的比喻,本主日的法利塞人和税吏登殿祈祷的比喻,都绘声绘影,如见其人,路加这样仔细记述,无非是要告诉人,怎样祈祷才是天主所喜悦的。「祈祷」是路加福音发挥得又多又广的主题。在此,我们即刻体验今天的福音中,耶稣如何用五节经句(10-14)告诉我们该怎样祈祷。

 

「祂(耶稣)对那些自以为正义而鄙视别人的,讲了这个比喻:『有两个人上圣殿去祈祷,一个是法利塞人,另一个是税吏。』」(9-10)人人都需要悔改,悔改的第一步就是改变生活中的某些作风。当人果敢地按照福音精神度日时,却又掉进一个微妙的诱惑:判断别人没有像自己那样真心悔改。比喻中的法利塞人可作殷鉴。耶稣时代的法利塞人是正统犹太主义的精英,他们鄙视为罗马人收税的税务员。因为这些人在征收税务时,很难不从中取利,以中饱私囊,像匝凯那样(参阅路19:1-10)。耶稣把这两种人刻画出来,比喻的框架是在圣殿里祈祷。

 

「法利塞人独自站着,这样祈祷说:『天主,我感谢祢,因为我不像其他的人一样勒索、不义、奸淫,也不像这个税吏。我每周禁食两次,凡我所得的都捐出十分之一。』」(11-12)这不是祈祷,而是自言自语;虽然在言语中提及天主,却只是自我夸耀,不把祂当作义德的根源。此外,这轻看别人、高抬自己的法利赛人,数出的善行是守斋和十分之一的奉献,却不提公义及爱天主的义务(参阅路11:42)。他注重的是外表可见的事(玛6:16-18),也就是法利塞人所依靠的出于法律的正义(斐3:6),但内心的态度,尤其是对他人的爱德,却丝毫不提,反而是一竹竿打翻一船人,好像除他以外,世上没有一个好人。

 

  「那个税吏却远远地站着,甚至不敢抬头看天,只是捶着胸,说:『天主呀,开恩可怜我这个罪人吧!』我告诉你们,这个人下去回家,已成为正义的了,而另一个却没有。因为凡自高的,必降为卑;那自谦自卑的,必被高举。』(13-14)税吏谦逊的态度和祈祷用词,与法利塞人的傲慢和自我膨胀的祷词,形成强烈的对比。这对比在耶稣的结论里达到了顶峰。首先,人在天主前自认卑微,求主垂怜,会得到天主的宽恕:因此这人回家,成为正义的了。但人若数算自己的功劳,自满自足,不再全心信靠天主,甚或鄙视他人,绝非成圣之道,不能成义。耶稣把这个道理塑造成两句成语:凡自高的,必降为低;凡自卑的,必被高举。

 

反省与行动:

1. 福音的比喻中,法利塞人被天主贬抑,税务员却成为义人,给我什么启发?

2. 我曾像法利塞人一样,因自我膨胀而远离天主吗?

3. 我如何自谦自卑,以取悦天主?

 

 

永福与永祸

(路十八9~14)

张春申神父 

「因为自高自大的,必被贬抑;自谦自卑的,必被高举」,这是耶稣在今天的比喻中所下的结语。同样的话语,多次出现在路加福音中,说的是人在天主面前,由于自己的态度而导致的不同后果。路加福音中,其实早在圣母玛利亚赞颂天主时就说过:「祂伸出了手臂施展大能,驱散那些心高气傲的人。祂从高座上推下权势者,却举扬了卑微贫困的人。」可是,这类的话对我们诵读圣经的人,已经司空见惯,往往不多加思索,但若认真研讨一下,也能发现不少的问题。究竟贬抑与高举是指什么?好像在我们的经验中,自高自大的并不受贬抑,而自谦自卑的又不一定被高举;今天世界上,心高气傲的权势者,那里被天主驱散?而卑微贫困的人,也没有受到显扬,因此,我们不能不问,比喻中耶稣的话语,应当怎样解释?

 

   我们基督宗教的信仰,对于人生的真实祸福,基本上是从天人之间的沟通和交往来说明的。人生最大的真福便是寻求天主并与祂同在,谁若获得这个真福,其他的一切都成为相对的、可有可无的了,或者也可说,其他的一切都在基督内成为美好的了;反之,人生最大的真祸便是失掉天主,远离天主的经验,使人对于一切事物,都无法真正欣赏其爱好。

 

   不过我们信仰中的真福,不是人能够自力争取的,除非出于天主的仁爱和慈悲,否则天人之间的沟通和交往是不可能由人建立起来的;只有天主在基督内,主动地自我通传给人类,天人合一才可能建立。但是另一方面,人必须自由地接受天主的通传,以心灵和行动答覆天主的大爱。由此可见,基督宗教的真福要求人在创造及救世的天主前面,自谦自卑,以自我空虚的态度等待和领受主的恩惠。至于自高自大的权势者,由于已经满足于自身拥有的一切,再也不会空虚自己的心灵,因此圣经中天主所赐的真福,也就无法成为他们追求的对象。

 

   为此,所谓「自高自大,必被贬抑」,并不需要天主亲自贬抑他们,他们自高自大自满自足的心态,已经拒绝了天主自我通传的真福,因此已被贬抑到真祸里去了。「自谦自卑的,必被高举」,他们自我空虚与渴慕天主的心灵,自会接纳天主的临在,因而被高举为天主的朋友,得享真福。所以,天主不必亲自驱散心高气傲的人,因他们的态度已自动远离天主;至于卑微贫困的人,在天主自我通传的救恩历史中,则接近祂而成为天主的子女。

 

   今天福音中,耶稣说税吏成了义人,法利塞人却不然,这是指税吏在现世已受高举,成为天主的朋友;而法利塞人则已受到贬抑,成了罪人。我们教会相信的天堂和地狱,分别是永远受高举以及贬抑的两种状态。谁被高举进入天堂呢?是那些自我空虚,谦卑自下,渴求天主而生活的人;他们在现世已经成为天主的子女,将来更要永远活在天堂真福的境界中。至于地狱,是罪人的去处,他们在现世自高自大,以自我为中心,抗拒天主的邀请,也不按天主的要求待人接物,他们死后将永远处在地狱之中。

 

   总之,我们今天注解的这句话,无法在人间的经验中得到印证,但如果从人在天主面前将受到的判决而论,则是真确的,甚至帮助我们明白天堂地狱的道理。

 

反省与行动:

1. 我是否明白今天福音的比喻里,何以税务员回到家里,反而成为义人?

2. 我与天主的关系如何?我常在祂面前保持自谦自卑、自我空虚的态度吗?

3. 我有过远离天主的经验吗?我从中能学到什么教训?

 

 

站得远却亲近天主的人

路加福音 十八9~14


薛恩博枢机  

丁颖达教授 译

默想:

这段福音询问我们:我该怎么样站在天主面前呢?别人对我的判断可能不准,我的自我观感可能是个错觉,然而当我站在天主面前时,惟有真实的才会存留。我无从欺骗祂,祂不会欺骗祂自己对我的看法,祂更不会欺骗我。

 

耶稣一如既往地为我们举起一面镜子:「照照镜子吧!勇敢地看看你的真实面目,甭管你自己或别人怎样看待你。在这则比喻的镜子里,有两个人上圣殿去祈祷,你比较像哪一个呢?」耶稣先向我们介绍一位法利塞人,他「自充为义人」,自觉在天主与世人前「还不错」。他下意识地认为自己的生活是可圈可点的模板,并且不断地自我安慰:「感谢天主,我不像报章上天天读到的那些人──他们中有的是罪犯,专门袭击无辜百姓、抢夺财物;有的是骗子,罗织各种骗局,直到被戳穿、锒铛入狱为止;还有的卷入婚外情,抛下无依无靠的妻儿,与新欢一起远走高飞。」

 

我们为甚么老是喜欢拿自己跟别人比较,跟法利塞人如出一辙呢?煞费苦心地寻找借口,甚至编造理由,只为了抬举自己,让自己觉得比别人强,而且还在心里这样祈祷:「天主,我感谢祢,因为我不像其他的人。」追求这种「高人一等」的心态背后,有没有缺乏安全感之虞呢?总的说来,要是我内心充满平安,就不需要贬低他人!或许瞧不起别人的真正原因,只是为了掩饰我的错误与缺失。

 

   耶稣比喻中的法利塞人禁不住沾沾自喜,不厌其烦地罗列出自己所有的善行:「我每周禁食两次」,远远超乎律法所规定的;「凡我所得的,都捐献十分之一」。奥地利天主教教友的奉献比例大约是收入的百分之一点一;这位法利塞人捐献的数额将近十倍于我们,果然是个令人刮目相看的「热心」信徒。

 

   单凭这些,他在天主面前就完美无缺了吗?不见得。我们常私下忖度,犯自欺欺人的毛病,误以为「只要我热心、正直,天主一定会喜欢我」。

 

比喻中的第二个人压根儿不认为自己是义人,或者「还不错」。恰恰相反,他觉得自己实在没有甚么能够奉献给天主,他在生活与工作当中累积了太多不齿的事物。但是他没有怪罪周遭的人与事,诸如社会、环境、物资短缺等等。他坦诚地自我认错,而且只有一个简单的请求:「天主,可怜我这个罪人吧!」

 

  我到底该怎样站在天主面前呢?像那个「远远地站着」的人,对自己的短处了如指掌;或是像那个站在最前面的人,自欺欺人呢?天主离站得远远的税吏比较近;至于那个站在最前面的法利塞人,反倒跟天主有一大段的距离,因为他只看得到他自己。缺乏爱心、厌恶他人的虔诚毫无意义。天主爱我不是因为我表现得「正直」,而是因为我需要祂的怜悯。

 

反省与行动:

1. 我们都站在天主的面前。但是,我是怎么样站在天主面前呢?

2. 我信仰的态度,是像福音比喻中说的法利塞人,骄傲自大?还是像那位税吏,谦卑自抑?

3. 我可以如何和天主更加亲密呢?

 

 

祈祷的心态

德35:12-14,16-18弟后4:6-8,16-18路18:9-14

吴智勋神父

是耶稣会士

默想:

读了今日的福音,我们很容易以为耶稣仅是教人勿自高自大,要自谦自卑,因为天主贬抑骄傲的人,高举谦逊的人。若是如此,我们可能错过了比喻最重要的讯息。倘若讲谦逊,中国传统「满招损,谦受益」一类的训诲多的是,不必劳烦耶稣降生成人去教导。每人心底都不喜欢嚣张跋扈的人,总想找机会一挫这些人的锐气。

 

要明白这比喻的深意,必须把它放回路加讲祈祷的脉络中。前面是癞病人的高声祈求和谢恩,穷寡妇锲而不舍祈祷的获应允,现在是比较法利塞人和税吏的祈祷,以带出祈祷该有的态度作结论。让我们分析这个路加独有的比喻。

 

法利塞人站着祈祷:「法利塞人」原意有「与别不同」、「另类」或「分离者」的意思,特别是与罪人不同。他在圣殿里站着,大概站得很前,一方面反映自己正直,自满自得,自我欣赏,另一方面注意到站在后面的税吏,有意远离他。

 

他以「天主,我感谢你」作为祈祷的开始:这本是个好开始,因为耶稣也曾这样开始祈祷:「父啊!我感谢你,因为你俯听了我」(若11:41),「父啊!天地的主宰,我称谢你,因为你将这些事瞒住了智慧和明达的人,而启示了给小孩子」(路10:21)。可惜这法利塞人开始后立刻转向自己,举出自己一连串的德行,表示与别不同。「勒索、不义、淫乱、放荡」是当时流行的坏习惯,没有染上的确难能可贵,好像今天不赌博、不抽烟、不喝酒、不看色情的东西、不讲粗口,真是个清流人。但这种成就,使他自命不凡,流于骄傲。

 

他每周守斋两次,捐献收入的十份之一:当时的法律,只要求人在补赎日守斋,唯有极虔诚的或有特别恩宠的人,才会一星期守两次斋。法律要求人捐献产物的十份之一,而非所有收入的十份之一,后者远超过法律的规定,是非常慷慨的行为。这些罕有行为的确突出,那法利塞人不但以此自我陶醉,还据此作标准评判别人。

 

那税吏却远远站着,除了有自知之明,避开与法利塞人接触外,他不敢举目望天,只捶着胸膛求天主可怜。他以身体语言,表达自己的行为不能面对天主,也无面目见同胞。税吏的行业充满危险性,很易妄用职权搜刮欺压,中饱私囊;别人瞧不起他,可能令他报复性地变本加厉。他的忏悔反映出他确有过犯,现请求天主可怜他这个罪人中之罪人。

 

耶稣对此二人作了宣判:犯罪的税吏回家成了义人,那自鸣清高的法利塞人却没有。我们不能如此评断别人,但耶稣却可以,因为祂不光看人外在的行为,更知道人的内心。

 

这个比喻若放回路加「祈祷」言论的脉络中去了解,我们会见到,比喻声明「两个人上圣殿祈祷」,但真正祈祷的只有一个。祈祷必须是向着天主的、以天主为中心的。法利塞人的祈祷除了第一句提到天主外,其他是自我歌功颂德,欣赏自己的完美。祈祷本来离不开对天主的赞美、感谢、钦崇、祈求。耶稣教我们唸的天主经,明显地包含这些。祂特别教我们祈求,把自己的过去、现在和将来都交托给天主,表示需要天主的怜悯与帮忙。法利塞人的所谓祈祷,没有半点祈求的味道,他那么满足于自己的成就,没有感到需要天主。人不依赖天主,根本不可能成为义人。

 

法利塞人在伦理行为上的确有优越之处,但伦理行为必须以正确的心态去配合。比喻没有批评法利塞人外在的伦理行为,也没有赞赏税吏的不法手段,它注意人是否在内心有一份对天主的渴求,这决定人是否真的在祈祷。

 

  我们不妨反省自己的祈祷。我们可能没有在祈祷中批评别人,但如果我们的祈祷只求自己吐气扬眉、出人头地、中六合彩、生意兴隆,这种围绕着物质利益的祈求算是真祈祷吗?让我们从心底承认自己的不足,谦逊地向天主呼求:「天主,可怜我这个罪人!」

 

反省与实践:

1. 我们是否在顺境、逆境中都感谢赞美天主?相信天主也会将逆境转化为我们的好处?
2. 我们祈祷时,最常想到自己,还是天主?法利塞人及税吏的祈祷方式和态度,带给自己什么样的反省?
3. 我们是否常为教会奉献自己的心力或财力,使教会有能力集合资源,帮助贫困者?

 

 

天国驿站

蔡惠民神父

请先排队

联合航空班机发生故障,服务人员必须协助旅客转搭其它班机。柜台排满了人,此时有一位先生挤到柜台前,将机票甩在柜台上说:「我要坐这班飞机的头等舱!」服务小姐和气地说:「亲爱的先生,我很乐意为您服务,但麻烦您去排队。」此时,这位先生不耐烦地说:「看清楚!妳知道我是谁吗?」服务小姐拿起麦克风广播:「各位旅客请注意,在11号柜台前面,有一位先生不知道自己是谁,如果有那位旅客认识他,请联络联合航空11号柜台,谢谢!」当时,排队在后面的旅客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位先生瞪着服务小姐,并严厉地说:「Fxxk You!」服务小姐和气微笑,回答说:「先生,那也要您先排队才行!」(录自心灵飨宴P.126) 

 丙年主日讲道

 

常年期第三十主日

 

为甚么故事中的乘客如此尴尬?为甚么他不愿意跟其它乘客一样排队等候服务?相信他认为坐头等舱应该是获得优先处理的。在耶稣的比喻中,法利塞人祈祷时的心态也十分相似:「天主,我感谢你,因为我不像其它的人,勒索、不义、奸淫,也不像这个税吏,我每周两次禁食,凡我所得的,都捐献十分之一。」(路18:11-12)言下之意,他认为自己应比其它人得到更好的待遇,这是他辛苦得来的合理回报。然而,耶稣提醒他,获得天主垂青的,是另一个罪人而不是他,因为他根本没有空间让天主在他身上施恩。 

 

一如今天的社会,法利塞人的生活圈子一向以学业成绩、事业成就、法律持守或财富多寡,来厘定一个人的社会地位。因此,每个人自小便习惯追求这些成就,好能在激烈的竞争中,独占鳌头、出人头地。法利塞人以为天主也喜欢这一套,所以他在祈祷中一一列举自己的功绩,好获得天主的垂青。殊不知他自以为是的自信和安全感,却使天主无法接近他。当他认为自己每方面都完美无缺时,同时亦暗示自己是一个无暇可指,无需天主怜悯和宽恕的人。他将自己关在一个一无所缺的安乐窝里,把天主和祂的礼物完全摒诸门外。与其说法利塞人向天主祈祷,倒不如说他是向自己独白。 

 

再者,人为了显示自己比其它人更胜一筹,总喜欢拿其它人作比较。当其它人被比下去时,自己就好像高人一等。其实,这是逃避面对自己的软弱,害怕接受自己的不济。五个烂苹果比十个烂苹果好,只是一个自欺欺人的假象。不停将其它人比下去来抬举自己,倒头来只是浪费精力,因为天主是非常认识我们每一个人。矜持的自我形像反而阻碍了天主接近我们。 

 

相反,比喻中的罪人表面上无可自夸,只是远远地站着,连举目看天也不敢,但他一句简单的说话:「天主,可怜我这个罪人罢!」(路18:13)却让天主有机会在他身上施恩。为那罪人来说,祈祷不是告诉天主自己的成就,也不是将一份巨细无遗的履历交给天主;祈祷只是坦然面对和接纳此刻的我。 

 

耶稣讲这个比喻的时候,相信保禄并不在场,但他肯定深刻体会法利塞人和罪人的分别。保禄曾经是一个出人头地的宗教领袖,无论是工作、祈祷、法律持守,各方面都无暇可指,堪称为义人。在迫害教会的行动上,他比其它人来得更积极和热诚。他一向就是以此作为自己的人生目标,并以达到这目标为荣。「这场好仗,我已打完;这场赛跑,我已跑到终点;这信仰,我已保持了。」(格后4:7)不过,他没想到,他最终拿到的冠冕并不是来自他的努力,而是出于主耶稣的苦难和复活。从斐理伯人书中,我们可清楚看到他的转变:「凡以前对我有利益的事,我如今为了基督,都看作是损失。不但如此,而且我将一切都看作损失,因为我只以认识我主基督为至宝;为了他,我自愿损失一切,拿一切当废物,为赚得基督,为结合于他,并非藉我因守法律获得的正义,而是藉由于信仰基督获得的正义。」(斐3:7-9) 

 

「凡高举自己的必被贬抑;或贬抑自己的必被高举。」(路18:14)让我们想一下,天主面前的我,是无暇可指,抑或是无可自夸的?我们跟祂说话时,通常是理直气壮的问:「为甚么?」抑或是头也抬不起的说:「天主!可怜我这个罪人罢!」 

 

 

道亦有道

阎德龙神父

愿光荣归于祂

 

所有宗教都导人向善,很多人接受天主教信仰,是希望从中学习做一个好人。信教的人理应都是好人,因为他们有圣经的启发、有耶稣的训导,有信仰生活的培育。不过,在芸芸信教的人之中,也有些像今天耶稣比喻中所说的法利塞人一样:就是好事做尽,心地偏差。我们如何做好事,也保持纯洁的心,使自己所做的一切光荣天主? 

 

福音中多次提及法利塞人,我们对法利塞人第一感觉便是觉得他们「不妥」,因为耶稣经常教训他们。今天耶稣在福音比喻中描述的法利塞人一直按照梅瑟法律生活:守斋、捐献,也没有做诫命中禁止的一切,他基本上已做足一百分。那么,他的问题在哪里?他的问题不是因为他做了甚么不该做的事,而在于他那份自满的态度。 

 

无论是比喻中的法利塞人,或是福音描述的其它法利塞人,他们整个生活中心不在于生活天主的爱,却是想取代天主。他们觉得自己有能力做各项善功,因而漠视天主,将天主放在一旁,并贬低别人抬举自己。当他们行善功的时候,他们爱与别人比较,以突显自己的优越性。今日的福音邀请我们作反省:在信仰中,我们守好规矩,做热心教友,努力捐献,支持教会的目的是什么?倘若我们达成善举后,只顾沾沾自喜,全心寻求别人的赞许,我们便需要自我检讨了。 

 

耶稣在比喻中提及另一个人--税吏。税吏一向被同胞鄙视,因为他们代罗马人向同胞收税,收税的时候,又往往以权谋私,多收税款,拨归自己。比喻中的税吏因为知道自己所做的不对,承认自己是一名罪人,捶胸忏悔说:「天主,可怜我这个罪人罢!」(路1813)耶稣说这个税吏回家,反成了义人。 

 

在第二篇圣经中,保禄宗徒告诉我们应有的生活态度:尽力与天主的恩宠合作,使整个的生活与天主结合。耶稣教导我们不但要做个好公民,还要面对自己的软弱,修正自己的价值观,并在生活中不断成圣自己。 

 

让我们诚心祷告,求主帮助我们认清自己不好的倾向,承认自己的过犯,并求主让我们心里常怀感恩,努力以善行光荣天主,使他人因见我们的言行,愿意接受上主的救恩。 

 

 

朝夕相随

陈日君主教

 

天主必俯听穷人的祈祷

 

上个主日我们学会了:恒心祈祷,天主必要俯听。这个主日要学的是:穷人的呼声,一定到达天主台前(答唱咏)。「恒心」表达信赖;「贫穷」激发信赖。 

 

「穷人」包括各类的弱势者:受压迫者、孤儿、寡妇……谦卑的人(读经一);受人歧视的(福音里的税吏)、年老的、被人抛弃的人(在罗马受审时,身边无人……的保禄。) 

 

这些穷人在身边找不到帮助,就抬头望天,把信赖放在天主身上。这样,他们会体验到天主多么「乐于俯听受压迫者的祈祷,决不轻视孤儿的哀求和寡妇诉苦的叹息」(读经一)。他们会如保禄一样,感觉到「有天主在他左右坚固他,从狮子口中救出他,救他脱离各种凶恶的事,使他安全地进入祂天上的国」。(读经二)最后他会体验到「凡贬抑自己的,必被高举」。(今日福音) 

 

在那法利塞人的祈祷中,最令人反感的是他把自己和别人比较:「我不像其它的人……也不像这个税吏……」凡有一点羞耻之心的人怎敢在天主面前这么骄傲?感谢天主给了的恩宠当然是对的。如果自己做过善事,那也是天主的恩宠,因而感谢祂,也是好事。但以为自己比别人好,那就太冒险了。你怎么知道别人在天主眼中是怎样的?如果天主喜爱这个你轻视、歧视的「别人」,那末你的轻视,你的歧视岂不使天主不高兴?因你得罪了天主的朋友! 

 

上周本人和香港三位代表,在泰国参加了亚洲主教团联会的一个小组所组织的「妇女神学探讨会」。会上先由各地代表报告,描写妇女在社会里的处境:在东南亚及南亚,妇女比男人更要负担贫穷及战乱的后果;女孩子受教育的机会少得多;妇女的权利虽已写入法律,却随意被剥削;性的商业化严重地损害女性的专严。(我们和韩国的代表觉得,我们两地方的情况不这么严重。) 

 

当轮到我们东南亚区负责主持弥撒礼仪的那天,姊妹们选了格后十二:9-10为读经一,我觉得很有意思。在那里保禄宗徒说,在他的软弱中他额外感到喜乐,感到光荣。这不正是「真福」的道理吗?我们敢不敢说:「看见自己子女饿死的母亲是有福的?」「在战争中失去丈夫而成了寡妇的妇女是有福的?」「在乱世中被强奸的女孩子是有福的?」「因男人不负责任而被迫堕胎的妇女是有福的?」「为维持家庭或为了贪慕虚荣而出卖肉体的妇女是有福的?」但这些正是东南亚、南亚妇女的「贫穷」! 

 

我们称之为真福,当然不是想袖手旁观,让这一切继续下去。但如果我们了解真福的道理,我们向她们伸出援手时,我们不只同情她们,我们会从心中尊重她们。 

 

其实神贫的人有福、哭泣的人有福、被磨难的人有福……主要是因为他们更肖似基督,更接近十字架上的基督,更参与祂的救赎大功。这些妇女,借着她们的痛苦,正救赎了那些使她们痛苦的男人。正如基督救赎了还与祂为敌的我们罪人。 

 

妇女神学,当然是从女性的角度做神学。不过,妇女神学的目的,无非是达到真正的男女平等及男女之间的互补互助。男女同是按天主肖像所造的,同是基督以祂的宝血所救赎的,在天主面前也同是常该贬抑自己的罪人。「主,求祢可怜我这罪人吧!」 

  

 

祈祷必须以天主为中心

梵蒂冈台

张德福神父

 

主内的兄弟姊妹:

 

延续上个主日应当不厌烦地以信德祈祷的主题,耶稣现在用一个比喻来教导我们:祈祷必须以天主为中心,不能以自己为中心。我们祈祷时,不是对天主说:「我、我、我…」;而是对天主说:「祢、祢、祢…」:「愿祢的名被尊为圣;愿祢的国来临;愿祢的旨意承行!」(玛六9-10)。以自己为中心的人必定自高自大,自命清高;以天主为中心的人却可学会自谦自卑,谦冲自下。耶稣讲了这个比喻后,再次总结说:「凡高举自己的,必被贬抑;凡贬抑自己的,必被高举」(路十八14)。这句话,耶稣之前已经说过(路十四11)。那时,人只是想在他人面前高举自己,而现在却变本加厉,想在天主面前高举自己。然而,事实不变,无论在人前,或在天主前高举自己的人,最终所得到的都是反效果,都是自取其辱。天主所重视的并非人每周禁食几次,捐献多少,或者如何严守法律;心里轻视他人的人必定被天主看不起,也就是说,必被天主贬抑。

 

福音比喻中有两个主角:一个是法利塞人,另一个是税吏。他们一同上圣殿祈祷,也就是来到天主台前,向天主敞开心灵,阐明自己的所作所为。在上个主日的福音中,耶稣说了,天主总是日夜聆听我们的祈祷,快速地给我们作出回应(路十八1-8)。我们确实可以到达天主面前,天主也确实会聆听我们。但是,我们在天主台前所阐明的一切所作所为,是否相等于天主所亲自看见的呢?

 

这个法利塞人充满自信地进入天主的圣殿,自以为是义人。「他站着,在心里祈祷」(路十八11),意思是:他停在圣殿的入口处,策划要如何祈祷。他所策划要祈祷的内容,其实还没表达出来,但显然那是他打算要走的方向。他庆幸自己的命运,因为他不必像罪人那样去偷、去抢、不忠、不义,尤其不像税吏那样得背叛自己的民族,剥削人。他还决定要提醒天主说他谨守法律,洁身自爱,每周禁食两次,诚实付税。他以为像他这么一个如此忠义的人,天主必定会赞许他,俯听他的祈祷。他这么以为……。

 

另一个税吏呢?他只「远远地站着」(路十八13),意思是:他也停下,但离开那位法利塞人远远的。他觉得自己不配站在那位义人身边,更加不配接近天主。他能策划要怎样祈祷吗?很难。他无法策划祈祷的内容,甚至连举目望天都不敢。接近天主让他感到畏惧颤抖。他不能像法利塞人那样;他完全没有自信,完全没有任何可以引以为荣的作为。虽然他自觉很需要接近天主,但他真的没有任何可以向天主诉说的功绩。他只有罪过,或许作了一切那位法利塞人所指责的罪行;他感到自己罪过深重,承认自己确实是个罪人。因此,他只能捶着自己的胸膛,一再呼求天主的怜悯:「天主,可怜我这个罪人罢!天主,可怜我这个罪人罢!」(路十八13

 

然而,耶稣怎么看呢?耶稣说:这位税吏回到他家里,成了正义的,而那位法利塞人却不然。因为这位税吏呼求了天主,以天主为祈祷的中心,而天主也俯听了他。他空虚自己,趋向天主,天主以怜悯回应了他的祈祷。那位法利塞人则停留在自己内,以自己为祈祷的中心,仍远远地离开天主。在他心中怀着满满的自信,根本就没有给天主留下空间。他为自己的义德沾沾自喜,心中装满了自己,甚至还指控他人。装满了自己的人就再也装不下天主;以自己为中心的人就再也无法以天主为中心。自以为义的人绝对无法因天主而成义。

 

圣史路加在这段福音开始时,稍微给我们叙述了他当时信仰团体的状况。他说:「耶稣向几个自充为义人,而轻视他人的人,设了这个比喻」(路十八9)。这并非虚设的比喻。在路加当时的团体中,有一小群人自认为非常虔诚,守法行善,自己觉得生活平安,亲近天主,并获得天主的降福。当然,他们并非虚情假意,他们确实在努力活出信仰。然而,久而久之他们就觉得自己与众不同,也觉得必须远离罪人,不与罪人同流合污。他们的生活方式甚至成了判断别人的标准,排斥异己,信仰成了精英主义。还好,在这信仰团体中也有一些人意识到这种情况不能延续下去,并且有能力作出勇敢的反省说:这种明哲保身的信仰不符合耶稣的教导。这种新意识来自圣神的推动,教人理解耶稣基督教导的真义,教人更加完整地活出基督爱近人、亲近罪人的精神。圣神也在我们的现时代推动这种新意识,教宗方济各在他多次的教导和行为中就表现出这种符合基督信仰的精神。

 

基督徒不可在人前或天主前只叫自己坐尊位,但要帮助更多的人一起坐上尊位。换句话说,基督徒必须尊重所有人,促进所有人的尊严,不可轻视他人,不可判断他人。否则,我们就会被天主轻视和判断,因为天主自己重视我们眼中所谓的罪人,尊重罪人的尊严。在天主前,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尊位,天主愿意每个人都受到尊重。这点在比喻中可以看到,耶稣并没说税吏的祈祷比较好,耶稣只说他回到家里,成了正义的。税吏仍然还需要学习祈祷,学习尊重自己也尊重他人。承认自己的罪过是祈祷的起点,借着承认自己的罪过,人就可开始学习尊重他人,不轻视他人,也不判断他人。

 

耶稣教导他的门徒也要帮助像税吏这样的人,让他们知道,他们呼求天主怜悯的态度将使他们的生活有价值,因为他们从此就走上了正义的道路。这是真正的福音。这福音给人打开接近天主的大门,教人要勇敢,不要害怕,不要因为自己的罪过而继续远离天主。这是为我们现代人的福音。我们现代有多少人觉得自己生活在罪过中,有多少人害怕天主,但这主日的福音和取自《德训篇》的读经一都告诉我们说,天主富于仁慈,乐于俯听和应允人的祈祷。我们诚心诚意的祈祷,我们谦卑的祈祷必蒙天主悦纳,天主必使我们在人前受尊重,在祂前成义。让我们与圣保禄一同赞颂常伴随我们左右的天主:「愿光荣归于祂,于无穷世之世!」(弟后四18)。 阿们。

 丙年常年期第三十主日证道 - 小  德  兰   - 美丽de丑小鸭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